网站首页 > 美容美体> 文章内容

来宾:小区美容养生馆经营乱象堪忧(图)

※发布时间:2021-7-11 11:37:05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如今,越来越多的市民为追求美丽与健康,不惜花重金保养护理,这就造成市场供求互动频繁的美容养生机构或于街头巷尾,或藏身于社区小院,或挂牌于商场超市,大有遍地开花的势头。然而,这些看似“高大上”的美容养生机构真的如他们“天花乱坠”的广告语一样靠谱么?来宾小区内的美容养生机构是否存在不经营现象?记者近日对此进行调查走访。

  12日下午,记者来到裕达银邸、裕达金座、滨江园、金色宏都等小区内的部分美容养生机构走访发现,各种养生保健项目繁多,其中,以针灸、按摩推拿、刮痧等中医理疗手段最为普遍。林林总总的养生机构不仅规模相去甚远,收费也相差悬殊。以刮痧为例,位于滨江园小区的一家大型养生会所,收费98元,而在金色宏都的一家保健馆,收费仅30元。前者称采用的是独门技法,而后者表示“刮痧很简单,只收成本费”。

  45岁的吴女士曾在多家养生馆做过保健,她感慨颇深:很多街边小店的保健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懂养生保健,做起按摩就跟揉面一样,一个劲地用蛮力,弄得人生疼,都不敢再去了。“真正好的技师,按下去的感觉都不一样,手法和都很到位,从头到尾给你疏通。”

  在裕达银邸小区一家以“理疗、拔罐刮痧、面部保养护理”为主打服务项目的养生馆,记者在店内并未看见悬挂有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证等相关证照。在记者询问是否具有相关证照时,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因为门面租期到期,营业执照还在办理当中。同样,在裕达金座小区的一家SPA养生馆内,工作人员也以相同的理由回复没有悬挂营业执照的问题。

  在记者走访的8家小区美容养生机构中,只有3家悬挂了工商营业执照,1家悬挂了卫生许可证,并未发现证照齐全的店面。

  除了这些机构的证照是否齐全之外,为顾客服务的技师是否专业、是否具备相应资质也备受关注。上述裕达银邸小区养生馆的工作人员首先反复强调所有技师均有过培训学习经验,在记者明确追问是否都具备正规美容机构培训资格证后,该工作人员语焉不详表示:“有的技师已经有证了,但是有一些技师还在学习。我因为年龄还没到,所以暂时还没有证。”

  根据国家卫生部颁发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相关,美容分为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两大类。普通美容院的经营范围只限生活美容范畴,即皮肤护理、修眉、浴足等项目。医疗美容是指通过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或其他部位进行修复与,包括丰胸、文眉、穿耳洞等项目。这就要求实际操作者在进行文眉、文唇、穿耳洞等刺入性服务时必须具备医师资格证以及医师执业证书,所在机构必须具备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据多家小区美容养生馆的工作人员介绍,她们虽然在宣传时涉及文绣业务,但是操作人员多为从柳州、南宁等地外聘过来的“老师”,但对于这些“老师”是否具备上述证照的情况,她们也不甚了解,仅强调“老师”文绣经验丰富。裕达金座小区一家美容店的工作人员说:“我们的顾客一般是经熟人介绍过来的,对老师的技术很信任,不会出什么意外。”

  而在滨江园小区的一家美容店中,店主称她们店中的文绣业务是自己操作。对于现在有关部门对文绣业务越来越大的打击力度,该店工作人员表示,文绣虽属于刺入性业务,但对技术要求不高,可操作性强,所以自己会亲自上阵。记者注意到,该店仅悬挂了一张卫生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从业人员健康证以及文绣业务必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均未见。

  记者走进裕达金座小区的一家美容养生馆,看到装修雅致的店面内摆放多种化妆品和保健品,隔间还有顾客正在接受美容服务。统一穿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她们的“化妆品”,她从一个棕色的大盒子里拿出一小瓶精油,声称该精油可以缓解皮肤劳损、舒缓肌肉,对经脉理疗有独特的作用。

  但记者注意到,该精油无论在大包装还是小包装上均未标明成分、适用症状,并且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上,其生产商“广州市中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卫妆准字号“29-XK-3864”均未查询到登记信息。更加的是,在该“化妆品”包装上竟还印刷了企业食品生产许可标志“QS”。

  近年来,随着保健服务市场的迅速发展,规模不一的拔罐馆、刮痧店、针灸保健馆越开越多。各种休闲会所、洗浴店、美容机构也纷纷推出各种传统保健项目招揽生意。然而,由于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各类消费安全纠纷时有发生。

  市卫生计生监督所不久前查处了滨江园小区一家用针灸手段进行美容的机构,由于不具备相关医疗美容所具备的资质,该机构被市卫生计生监督所进行了依法查处。市卫生计生监督所所长刘达雄表示,目前市面上生活美容机构多违规延伸至医疗美容项目,因此导致市场混乱、消费者身心受损的现象。下一步他们将加强把控、严格执法,促使美容市场正规化。刘达雄还说,今年7月1日《中医药法》将正式出台,届时将规范中医药行业,对打着中医养生保健诊疗的旗号行美容之实的机构进行整治。

  市民黄女士偶尔去小区的美容养生馆里进行推拿按摩,舒缓身心。但是对于文绣和美容产品,黄女士表示敬而远之:“由于自己皮肤比较,这些用在脸上的东西我不会轻易尝试,消费的时候会选择按摩、推拿等安全系数比较高的服务。”

  另外,市民姚女士经朋友介绍做了半永久文眉后,感觉有些,后悔不已,“虽然没有发炎红肿那么严重,但是做出来的效果实在不理想!”姚女士花了800元做的文眉,由于颜色太浓、形状过粗,显得有些怪异。乔四玩死过的女人

  

全国高端私人服务 大连陪玩陪伴